当前位置:主页 > 知识 >

劝蒋介石投降失败 只因错用张治中劝降

  • 知识
  • 2023-08-23 16:04
  • admin

  

1950年5月16日舟山撤退后,金门及马祖群岛岌岌可危,是守或撤的争议逐渐浮现。蒋介石和高层拿不定主意,民众更是诸多惶恐,人人对于前途命运有一种强烈的不确定感。 这时和确实已经下决心要解放。中央确定1950年解放军的任务,就是解放海南岛、和,肃清境内残余。外界不知道的是,没有把事情做绝,反而给蒋介石以出路。在进行军事准备时,他已经派人与蒋介石接触,探索和筹划与蒋介石进行和平谈判的可能性。 为此,他选择了张治中将军。张治中是重要、陆军二级上将,曾任湖南、新疆两省主席,担任过蒋介石的委员长侍从室主任,与蒋介石私人关系密切。同时,他和方面关系也很密切,曾代表与多次谈判。3月11日,给尚在华南地区的张治中发出《关于争取和平解决问题给张治中的电报》,说先生现正从事之工作(即为争取和平解决问题而进行的工作)极为重要,尚希刻意经营,借收成效。3月20日,他再次致电张,请他来北京具体商谈。张由华南赴京时,亲自致电华南分局叶剑英,指示为其北上布置沿途护卫任务。 亲自为某一个人安排警卫工作,是极其少见的,亦可见他对张治中此行的重视。遗憾的是,张治中接到的电报后写给蒋介石的信,辗转到为时太晚,直到7月19日才送达。在舟山群岛撤离后,蒋介石和军民仍然并不知道。和方面有意展开和谈的态度,在巨大的惶恐中紧张万分。 后来,周宏涛记述了蒋介石收到这封信的情形: 195O年7月27日,韩战开打一个月,蒋公宴请诸元老,我也作陪。席间,他突然命何应钦报告张治中于3月16日写就7月19日才送到的来信,我这才知道有这回事。何应钦说,这封有六七十页的信是6月16日发出,夹在西洋杂志中,邮寄给参谋总长周至柔转呈蒋介石。周至柔交给何应钦,何在19日收到当天就面报蒋介石,蒋介石当时拒绝置理,直到现在才指示何应钦在众人面前报告信的内容。 何应钦说,张治中的信首述他十几年来对剿共问题认为应和平解决的见解,并记述他历次与总裁谈话;接着叙述政府失败的必然性,斥责当时的。信中接着又做双方军事力量的比较,然后说明人民解放军必将,而则无法持守,届时所有政府方面人士必死无葬身之地。张治中的信里又说,如果总裁愿和,则他可来香港接洽,最后叙明此信是在同意下完稿。 何应钦报告完后,陈诚、张群、吴忠信都认为这应是前的攻势,居正等人则怒斥无耻,蒋公则以叛徒称张治中,指示应予制裁。我可以想象得到,蒋公为何不愿私下接信,而在公开场合要何应钦报告,这是因为他要扛起复国重任,不愿被怀疑曾向接头过,乃至曾有任何投降的考虑①。(①《蒋公与我——见证中华关键变局》,第185—186页。) 蒋介石之所以拒绝和谈,且将张治中的来信公之于众,到底是不是周宏涛所言因为他要扛起复国重任,不愿被怀疑曾向接头过,乃至曾有任何投降的考虑,还是另有原因?我们不得而知,而不可忽视的是,促使蒋介石拒和还有两个方面的原因,一是朝鲜战争爆发后,美国政府对原来不支持的态度大为转变,二是蒋介石本人对张治中的个人感情中有张治中最伤害蒋公(俞大维语)的因素。后来俞大维对此作过详细说明: 张治中到了北平没好久,便向党靠拢。所有的降臣叛将中,他最无耻。此人是保定三期出身,当过,任军校教育长的时间最久。打过两次仗,都打得坏极了,可是蒋公仍然很相信他,他是一个Keyman,我不懂蒋公何以如此?这个疑问,我没对任何人提起。陈辞修很看不起张治中,这是我所确知的。②(②李元平着:《俞大维传》,日报社(台北)1992年版,第109页。) 试想如果张治中的信在四五月份到达的话,或许历史会是另一种写法,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。 解放海南岛和舟山群岛后,立即对形成东南和西边夹攻之势。据军方情报,解放军在华南各地已修建30个军用机场,400架战斗机已进入机场;在福州、厦门、汕头等港口,大量登陆艇及船舶随时准备起航。蒋介石等人预测,到7月份海峡风平浪静时,数十万精兵便将越过海峡,呼啸而来。5月底的,已完全如美国第二十八号特别命令所说:大家都预料该岛将陷落,中华在那里(指)将和在其他地方一样容易被攻破。 5月27日,台北《中央日报》发表社论,承认已到了空前未有的危险时期。蒋介石的中央日报董事长董显光则公开地说:中国现已到达这样一个时日,惟有意志上的奇迹始能把它挽救。至于蒋介石本人,决心倒是很坚定,对手下将领明言:如果不保,我是决不会走的。据蒋经国后来回忆,当时蒋介石已下定杀身成仁的决心,并勉励其将领要在国家最艰难的时候,选择最有意义的死。 看到这一段惊人的史实,正如作者所言,我们假设历史如果可以重演,没用张治中,而换另一个人给到了准备杀身成仁地步的蒋介石写信,结果又会如何呢?或许历史正是另外一种写法。
 

 

上一篇:鸡毛信的故事

猜你喜欢